FANDOM


這裏記著一切嘗試以多於一個魂、魄來煉成靈(龍的靈魂)及靈之體(龍的身體)的過程。

最起初的龍 编辑

記載於龍史魔史
幻的滅世計劃——就是以愚提煉成魔獸與魔族殲滅世界——在他們瘋狂的實驗下,有許多犠牲品和失敗品,但研究的進度進展得異常快速。
在這時候,妖雖然比愚更早研究成為龍的方法(他們沒有龍的概念,只有煉魄的概念),但他們堅持要愛惜愚妖的生命,以致研究的進度被拖慢了。
結果魔獸與魔族比龍早了出現,橫行了整個世界屠殺了不少人。
當時妖煉魄者懇切地祈求界衛者協助,律籍著至高神突破了自己的角色(不只是守律)開啓了龍存在的律;志籍著至高神使靈與靈之體之間能緊緊的連結起來;生命籍著至高神造了龍的軀殼;
毀滅籍著至高神讓龍有變形的能力(拆散軀殼並重組)和破壞的能力;時間和空間籍著至高神讓龍可以穿越時空(有限度地);至高神都親自察看、參與這事。

薩勒斯與其同伴所成的集聚龍 编辑

集聚成龍是在他們畢業後一段時間後所發生的事。起源要追溯到薩勒斯讀書時的一些發現。

薩勒斯在藏書庫的發現 编辑

又到了做歷史課專題報告的季節了,這沒有特定題目的,只要是關於過去事的一些資料及分析,甚至是否定或證實一些傳說也是可以的。薩勒斯雖然很享受聽這些故事,卻一點也不享受其中要做的過程,尤其是毫無頭緒的時候。他環顧四周的同學似乎個個都胸有成竹的樣子﹐更替自己擔心了。夸蕾波芙見薩勒斯沒精打采的樣子,就走過去教訓他說︰「喂!專題報告每年都要做,你不是不知道的,為什麼不早點計劃呢?計劃是很重要的,我們沒有什麼閒時間可以花,這個世界還有許多東西要我們…」在這刻薩勒斯再聽不進夸蕾波芙的教訓,反而在想有什麼可以作為題目。他知道迪菲奈爾是對歷史十分有興趣的人,她做的題目是大白巫(就是第一代白巫)的一生。她一說起這個人就會不其然興奮起來看得出她十分崇拜他(迪︰「我最欣賞他不畏強權的精神,在敵眾我寡的情兄底下仍然奮勇作戰。他又樂意幫助弱者,又…是慬有的好愚族。」)。她研究大白巫是否真的活了很久,和他存在對當時社會的影響,主要是看著名的兩巫鬥法。但這題目對他來說實在是太深了,況且他對大白巫一點認識也沒有,大概知道他是個正義的角色,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人。夸蕾波芙則是做古契約。這也是她的強項之一…其實她不是在讀書,就是在和古人神交,這題目對她簡直是沒難度。「難度我真的沒我自己的強項嗎?唉…又真的想不到…」他想,「其他的有什麼學校的創立史,飛亞達老師的往事,這太近期了,我也不想說人人都知道的事、又不想說人是非…」這時候,回過神來,看見憤怒的夸,她大喝道︰「薩勒斯!你在發白日夢嗎?我跟你在說話,你都沒在聽?我剛才說了妖煉魄者那克之子維亞、言龍、破魔、愚族第十三代族長、封魔者羅沙安、迷之集惡體甘戳…每個都這麼有趣,如果我有十倍的時間,我真的會把這些題目都做完。跟古人交談比跟你交談好上千萬倍,最少他們不會好像你,會顯露出迷惘和不知道我在說什麼的樣子,哼!」不妙了,薩激怒了夸,以致她怒氣沖沖地走了出去,一點蹤影也見不到。「她冷靜了就會回來吧…」薩心想︰「她所說的也是可以當題目的…維亞…龍的存在也是個傳說吧。現在又沒人見過龍,但歷史書卻一定要有關於龍的記載,也真是有研究的價值…」於是薩就以龍的傳說為題。
薩用了幾次通法才能去到藏書庫,黑暗的環境與平常似乎有點不同,但這無礙他找龍傳說的資料。在藏書庫之中,薩找到的龍傳說資料,對比起歷史教科書的簡短記載「上古的妖煉魄者那克並他的兩個兒子維亞與利斯造了龍的雛形,之後由一眾妖煉魄者造出了第一隻龍」,都是厚厚的,最少都有六七百頁。這些書都圖文並茂,其中還有不少法陣、法語、法訣,都不是一個學生能看看得明白。他再看看自己身處的位置,原來他是在禁法參考書部。為什麼他手上的書會是禁法書,他一點概念都沒有。但他發現他已經不可以把書放回書架就了事,因為藏書庫的禁法參考書部會定期的仔細檢查書被誰用過,如果是非法地使用(學生是絕對絕對不可以碰的)就會被趕出學校。他決定了把這幾本書放進自己的通界(通法者用通法建立的一個「儲物室」,是在異界,並可以在任何地方提取存入)。而他有一個難題,就是如何靜悄悄地出去又不被人發現。…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