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幽靜之地、黑暗之處、狹小角落、囚禁者孤。凝念象遠、意達神會、為眾祝咒、卻獨領受。祝其通達、咒其制限、成器與否、還看今明…有影為伴、抗邪抵魔、三番糾纏、高下難分…星宿墜落、約滅界毀、婦孺舉哀、後必無此。【承受此書、屍骨無存】」
角色︰
(愚)薩勒斯﹒通法者(Salaks)
(妖)安驀娜﹒然法者(Ashyn'al)銀髮,與薩勒斯是影法軍衛的同隊隊員
(妖)約克芬﹒剋制影者(Yokvin)薩勒斯自小的鄰居、好朋友
(妖)飛亞達﹒通法者(Viada)學校的初級通法教師,但來頭不少
(妖)迪菲奈爾﹒緩法者(Defnyre)薩勒斯的同班同學,與潘佐是影法軍衛的同隊隊員
(妖)潘佐﹒抗法者(Pumjor)安驀娜的同班同學,與迪菲奈爾是影法軍衛的同隊隊員
(愚)夸蕾波芙﹒喚法者(Kwareikpov)薩勒斯的同班同學,非常努力的人,班中常名列前茅,自小與安驀娜為好友

序章 编辑

學系任務 编辑

每個學系在正式就讀之前都有若干要求,
太法要繳交一段在郊野遊玩的記憶(需要把記憶附魔在物件上)[可以回憶大自然的規律]、
然法要繳交一幅自己的照片和一篇自我介紹[可以回憶自己的特徵]、
速法要繳交三種動物的骸骨和一份當日的報紙[提醒他們使用速法的後果和時間觀念]、
緩法要繳交三種動物的卵和一份當日的報紙[提醒他們使用緩法的後果和時間觀念]、
通法要繳交一段在家鄉步行的記憶(需要把記憶附魔在物件上)[可以回憶空間的實在]、
喚法要繳交一份關於他敬重的長輩的文章和一份印滿尊敬語的抄本[提醒他們上位者如何對待僕人和要記得尊重]、
抗法要繳交用黏液黏穩了的破碎物件和一條蜘蛛絲[提醒他們要聯結大家的力量成為一體]、
和法要繳交染了墨的大菜膏和一把剪刀[提醒他們不可(蠶)雜黑暗,要分別好壞]

安驀娜的選擇 编辑

她是一個很聰明的人,不用努力就可以明白一系法,對於選系,她並沒有很清楚的方向。她是一個很怕選擇的人,而這件事困擾了她很久,每一系都好像很有趣,但每個人只可選一系法深究,她不知道怎選擇。直到截止的日子要到,她並沒有預備到任何一樣要繳交的物件,因為她每想到要讀一系就去預備那系的物件、但她善變得自己也覺得嚴重、一轉念就把物件毀掉。在櫃枱前,職員跟她說如果她截止前不能達到任何一系的要求就要重讀一年基礎法,她並不想浪費時間,所以找一個最快的方法完成其中一項要求。她記得然法的要求是最容易達到,就立即趕起一篇自我介紹和一幅照片,交到櫃枱前申請入然法。當然她成功進到這系去,她沒辦法知道這系對她的影響有多大。

薩勒斯在通法課的奇遇 编辑

自從薩勒斯選了鑽研通法以後(先有4年學基礎的法),他現在要在基礎的課上多加兩課通法。通法是八術中的一個,主要是突破空間的界限,由一個地方去另一個地方,只要穿過「通埠」 (即傳送門) 就可以了。再運用得更有技術的話,可以利用空間的勢能做出不同的效果。薩勒斯就是看過其他通法者的高超能力,對於這個感萬分興趣,因此選擇了通法。這次是難得的實習課,通法的導師飛亞達教授他們開「通埠」,並要他們在不讓人發現的情況下拿到一樣東西回來給他看——當然之後會無聲無息地歸還給物主。薩勒斯的同學有的拿了別人的文具,有的拿了別人的魔法書,有的拿了別人的唇膏,也有人拿了別人的家庭照。當其他的同學為自己所拿的東西沾沾自喜,又或者是高談闊論著自己「偷東西」的巧妙方法時,薩勒斯卻是看了良久沒有動手。這是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裏面空間雖小,卻異常空洞;四周漆黑一片,卻有一本書發著光、浮著,位於房間的正中心。飛亞達一再警告遲遲沒拿東西的同學,不去拿東西就要懲罰。薩勒斯忽然發現只剩下他沒有拿東西,手又不夠長去抓住那本書 (通埠開在牆邊比較容易,因為有依附的東西) ,就匆匆忙忙地爬進那房間 (飛亞達曾警告過學生不要整個人爬過通埠,這除了是容易被人發現,也是很危險的) 。怎料,人一過去,通埠卻再支持不住,關閉了。沒有足夠的魔力,薩勒斯被迫逗留在空無一人的房間內回復元氣。他小心翼翼的移近那本書,並迅速抓住那本書,像是防備著什麼魔法機關似的。出乎意料地,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發生,而那本發光的書只是一本記事薄而已。
記事薄上寫著︰「幽靜之地、黑暗之處、狹小角落、囚禁者孤。凝念象遠、意達神會、為眾祝咒、卻獨領受。祝其通達、咒其制限、成器與否、還看今明…有影為伴、抗邪抵魔、三番糾纏、高下難分…星宿墜落、約滅界毀、婦孺舉哀、後必無此。【承受此書、屍骨無存】」薩勒斯看完以後對記事薄的內容完全沒有頭緒。…

飛亞達的教導 编辑

飛亞達在通課嚴正地處分用了通法擅闖他人區域的同學,似乎他在其他的事上並不會這樣緊張。只有這一件,是有史以來看見過他有這樣的眼神——嚴厲之外帶有幾分憂傷悲憤之情。那些同學可說是年少無知,對新學懂的通法特別感興趣,尤其他們知道了這些法的強大之後,特別想試試自己的新本領,卻沒有好好想過後果這個東西。簡單說就是他們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闖入了別人的地方,但他們大意地遺下了通法者特有的戒指,讓飛亞達知道了——不錯、那個地方是飛亞達的家。
話說回來,被罰的同學是開了通埠到飛亞達的家,而且為了要隱藏自己,他們用了上課時學懂的動態通埠蓋上自己的身體。在通法者之中,的確不是每個人都能夠同時控制兩個通埠,更不是每個人都能控制其中一個不動而另一個隨著自己的意願移動。這控制的難度有如左手畫圓、右手畫方。由此可知犯者是優秀的學生,常為自己所學習到的作新的嘗試。雖然如此,他們卻沒料到飛亞達是如此一個小心翼翼的人,連自己的家也要佈滿「陷阱」——基本上沒有一寸地方是沒有通埠的。他的家從外面看是沒有什麼異樣,就像一家挺別緻的小居,但只要動他家裏的任何擺設,其他人也會知道。原來飛亞達很喜歡用通埠把家俬看似放在自己的家,原本的物件卻仍在那家店鋪裏,當然他是有用真金白銀購買的,但他懶得搬、也想讓店主可以繼續有鎮店之寶。沒有人會想像得到有任何一個通法者會這樣做,誰不知是他運用了放在店內外置的通埠器解決了外人甚至行內人都看為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所以肇事的學生也逃不過他的法眼,唯有接受他的懲罰。薩勒斯這個擅闖禁地的表表者看見飛亞達嚴厲的懲罰,不禁正義地為同學辯護起來,說什麼他們沒有做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對待他們,又指出他也曾經叫他們如此做的言論。「肅~~靜~~!!」飛亞達喊叫的響聲遍佈了整個校園。上一次他這樣做之後有超過一半同學因為他的聲線震碎天花、使其掉落而受傷,今次同學們都聰明又飛快地離開了危險的地方,只剩下嚇得半呆的薩勒斯站在課室的中間。飛亞達被憂傷悲憤的面孔所掩蓋、大於剛才的嚴厲,咬牙切齒地說︰「私人空間不是為入侵而設,通法更不是入侵的工具!僅餘的…不要將別人唯一可以放鬆的地方都給弄糟!」然後他半憂半怒地離開天花正掉落的課室。整個課室鴉雀無聲、掉落的聲音也聽不到了;薩勒斯沒有能力再說一句辯駁的說話、也沒有人能再替他說,留在他腦海裏不斷盤旋的就是飛亞達的那句話。

志解教與他 编辑

發展 编辑

「你預備地方,我為你預備所需的人」薩勒斯確定地說。

畢業法學研究 编辑

畢業 编辑

有人繼續從軍(薩勒斯、安驀娜、迪菲奈爾、潘佐[駐隊祭儀師]),有人去做祭儀師[需要有血統](潘佐)

目標 编辑

薩勒斯無意發現的龍之傳說成為他們追求的狀態——合七個魄成為一種強大而絕種已久的生物、龍——但找誰合成七魄、受靈體的供應、合適的時間這些都成了他們的難題(參集聚龍記)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